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詩詞歌賦] 現代詩四人展

7 已有 609 次閱讀   2019-10-16 08:38

【新視野】現代詩四人展(第027期) 

【新視野】現代詩四人展(第027期)

安琪(福建) 瓦刀(山東)

沈葦(浙江) 楊森君(寧夏)

安琪(福建)的詩

1、鳥或者我

一只鳥就是我靈魂的一個花圈

它高飛著

我不知道哪一個將落到我頭上

一只鳥其實也是我靈魂的一座墳塋

它漂移著

我不知道哪一座才是我真正的居所

一只鳥只管四處游蕩

當我在此岸仰望彼岸

我不知道最終引我渡我的會是哪一只

2、心中走動的小銀

凝固白色的欲望 在我心中走動的小銀

一點聲響就能使它暴動

沖擊午后的天空有一種焦渴在吶喊

我心中走動的小銀光芒四射

瘋狂的足音逼近

在我心中又有什么比欲望更易點燃

小銀 白色強光眩目

它沖出深鎖五千年的困惑

一線聲形劈開天地萬物

風聲四起 自然的簫聲形跡全無

心中走動的小銀

為著一種蒼茫淪為四季的囚徒

旋轉的欲念仿佛飛舞的血水

誰來惹它誰就將萬劫不復

黑船在小銀四周徘徊

它要突破光中的暗

在我心中是有什么急促生長

恍若被灼瞎的猛獸四處撞擊

又終歸在白色的天宇凝固

沉寂中止 永無回歸

一如我心深處走動的小銀

小銀 深入空氣呼吸的欲望

在骷髏與玫瑰間穿行

巖石炸裂落塵為雨

再也沒有什么能比我的小銀強勁有力

再也沒有什么能比心中走動的小銀純粹了

3、雨停在我手上

鳥像大海棲落下來

生長巖石的海也生長靈光、云霓

就像雨停在我手上

純粹 寧靜 透明

我無法進入它的狀態

鐘鼓在天空盤旋

我想象黃昏有一匹小小馬

奔騰 跳躍 了無痕跡

就像記憶深處那場夢

向內心聚攏點燃沉寂又迅速熄滅

就像落日余暉中的一道殘影

我攀緣的目光在無望的仰首中墜落

雨停在鳥聲中等待潮汐破碎

我飛馳的馬兒讓黃昏的天空難以企及

4、蟬

泊在枝上的黑雨點

太陽下山之前我已把秘密交付給它

秘密的我

一片一片在翠綠的水中打開

我要為純凈的歌聲引入花園

黑雨點堆積的夏天

我要在最高的喜瑪拉雅山長眠

被隨后趕來的白雪邀請

現在蟬已在六月出發

七月將有更多的小船追趕

你可以想象滿天飛翔的羽毛在歌唱

在拍打你高昂的雙眸

但誰會讓你從黑雨點的俯首中逃遁?

這燃燒的水,充滿誘惑和恐懼

在風中漫卷,在撲面而來

在猝不及防的時刻奪去你的精魂

八月的蟬

盛夏的語言里我會醒來

我會把陽光一片一片聚攏

為你筑成光明的樂園

5、銀針

甚至不要你歧路的溫存

十二月的光亮,銀針小小的閃現

那銀針帶出的往事安葬了我

和我的半個黎明

有時我想:為什么我總要醒來

總要在突然凝固的微笑中

預感了最終的諾言與毀滅

那銀針漫長的孤獨刺傷了午夜

永遠不要讓我注入愛的迷狂

永遠不要!

永遠不要寬恕的鐘聲為我敲響

絞起的銀針,生命從另一個方向

切割我的心臟

6、草莓顏色的公園

天亮之前草莓是高傲的公主

我走進公園看見她如火的紗裙在舞

在飄:這極度的自戀

讓我為著到來的毀

深深哭泣

草莓在舞蹈

紅色的火焰在黑夜跳動

這是多么感傷而熾熱的葬禮

在天亮之前壯烈地舉行

草莓顏色的公園

天亮之后,一只蝴蝶要飛起

那是唯一的美不被感知

7、火中的女子

火中的女子在奔跑,那不是為焚燒而生的人

火中的女子在奔跑

她的長發習慣地向后甩去

我坐在音符的空隙等著

像習慣春天的花朵

風太滿,光又太強大

火中的女子,帶著苦難奔跑的神!

在我的春天我感到孤獨

火揚起巨大空白

要做好這唯一一次永生

要停下火中女子的腳步

時間的鈕扣停在她的發上

有一些不幸即將到來

8、大雨

一場大雨重復。園中明凈的部分

一場大雨隨著風聲抬高天空的位置

狐貍離開果實,用短跑運動員的速度

有一些詞匯表達不了陰郁

而我最大的滿足莫過于服從

取出自然的一半。孤獨。固執沉默

風聲隱忍激情,隱忍著

花心旗幟般耀眼的呼吸

更多時我站立的地方化為泥濘

一場大雨傾瀉。天空浮出睡眠

當我混跡人世,當音樂表達不了

愛、界限,和幻覺的七駕馬車

我看到背棄的無辜冬天

內在的語言翻開。掩藏著集結的意志

仿佛詩歌與死亡一同說出

我窺見了黑夜中揮舞的靈魂

9、直接

從邊緣進入。一個直接的象征

放下痛苦的起伏和居住的青青草地

我們不曾相信,除了毀滅

還有什么是對語言的最好愛護

那些幸福的追隨者。萬物不安悸動

沒能使他們感到進一步的哀愁

基于正午的一次熱情

和突然驚醒的探索陽光

我出發。在詞匯的門口放一把鐮刀

愿望成為星斗,像身后的腳步

使你感到一點憔悴,游戲開始

恢復的鐘聲撞擊,同一葉風帆

把神秘搬到神秘的故鄉

把石頭還原成石頭。把夢切開

風吹出單調的回聲

風直接地進入一個人護著的體內

10、拒絕

星光分出一半絢麗

一半奔跑的語言多像我純凈的向往

它就要停下?啊,不!

它飛揚的長發多像我死去的火焰

它奔跑,一些安靜的往事也顯得多余

我只要這樣的姿勢。越過夏天

生命不再是生命。越過多余的情感

黃昏只是黃昏

這唯一的絢麗時光!無所謂溫柔

和幽雅。我隨手刪去的紙蝶

我就是注視自己的紙蝶

輕舞的星光安歇著千年神話

它分出另一半火焰。再不會有人

感到驚恐。讓我寫下的詩歌化為碎片

當它在夏天奔跑

它多像我消失的脆弱身影

11、滂沱

暗示的花園。熟悉的逃避

遙遠的語言需要一把承接的階梯

比你相信的更深,我遭遇滂沱

這浮出的鈴聲仿佛缺少喚醒

和抒情。誰將告訴天空

當月亮升起仰望就要被拿掉

我已習慣這突然的枯萎

這熱中的冷,和動

神秘列車運走琴音。在今天

沒有什么是我必須挽留的

究竟從一朵花身上你能提取什么

陽光?空氣?和暈眩?

遭遇滂沱!比你沮喪的更深

我遭遇不安由此我是命運的惡作劇

是否我仍逃避,帶著無法證明

的愛,語言與灰燼

12、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詞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詞

明天將出現什么樣的愛人

明天愛人經過的時候,天空

將出現什么樣的云彩,和忸怩

明天,那適合的一個詞將由我的嘴

說出。明天我說出那個詞

明天的愛人將變得陰暗

但這正好是我指望的

明天我把愛人藏在我的陰暗里

不讓多余的人看到

明天我的愛人穿上我的身體

我們一起說出。但你聽到的

只是你拉長的耳朵

13、即逝

看!青青的風掀起草莓

灰塵擴大空間。我感到

夜晚的塑像脫離了我們仰望的臉

那歡樂化為重量

僅僅一瞬它就壓緊了我

我觸摸這遠離

誰在吶喊?傾倒一只紙蝶的夢想

誰與我共同說出

一個春天的消失是否會比

一次靈感的逃遁更值得哀悼

青青的陰影。情感的草莓

仿佛不是一個詞所能表達

我坐在夜的側面

我隨手寫下的詩行

必將讓黎明感到更深的孤獨

14、梯子

這是我愿意向你講述的午夜

落虹和仰望一起消失

是對于時間的企及

是靈魂的梯子驗證了現實與行動

內在的夢幻

也是通往世界的路

我承受,我飄散

仿佛在回憶相同的一天

星光的語言啊,美是自我的繳械

我說——美也是物質的一種

我站在這里。陰影和淚水

構造不可抵達的梯子

芒果樹的梯子

陰影和淚水永遠沒有圓滿的生命

而我傳遞過來!

15、黑夜的風

黑夜的風,留一角光明幻影

黑夜中長方形的風

讓我的鄰人有一個好夢

但不要驚醒她小小的容顏

黑夜中重復的細微聲響

一點愛戀都藏其中

有一種苦難持續至今

高高的樓上有一種苦難關緊門窗

讓我抓住這急促的不眠

三分鐘的不眠

黑夜的風。如果我感到恐懼

那是我的心正張開翅膀

16、雙耳甕

喧囂的靈魂要裝下

喧囂的靈魂 詩歌的第三只眼

以及風留在天上的星辰

那些最北的星辰啊

風從未教我傾聽

詩歌的火焰從未把回聲

倒在我懷里

我看到無動于衷的天穹

一只雙耳甕迷惑了我

一只雙耳甕具體的形狀裝下了

詩歌叛逆的身影

仿佛就要把詩歌最后的生機

歸遁在死亡里

17、羽毛面具

或者竟是最親密的一句話

羽毛面具。想象和看見

花朵的內心是枯枝的肢體

開放在臉上

生命經歷冬天的嚴寒就是

一個人為背后而沉默

而落淚 不知所終

我感覺波浪的囈語但無法挽留

最親密的一句話

同時也是:最灰燼的一句話

抖顫的面具,白色的

輕輕的羽毛面具

幻想者在自己的幻想里死去!

18、頭發火紅

模糊的生命正在成型

頭發火紅 可疑的閃光色澤

一種病態的熱情

一種耀眼的可以聽到線條的語言

我聽見它!

昏暗的內室開始有了

曖昧的意味

使大地狂喜的開花蘆葦

頭發火紅 游動的花園輕得

浮起四季心跳

被巨大的夢幻籠罩我感到疲倦

模糊的生命正在成型

收集愛戀的人啊

寬恕與憐憫已不能還你

一個春天的嶄新黎明

安琪,本名黃江嬪,生于1969年,福建漳州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新世紀十佳青年女詩人。先后獲得第四屆柔剛詩歌獎、首屆阮章競詩歌獎和中國首屆長詩獎。詩作入選《中國當代文學專題教程》《中國新詩百年大典》《百年中國長詩經典》《亞洲當代詩人11家》(韓國)及各種年度選本等。合作主編有《第三說》《中間代詩全集》。出版有詩集《你無法模仿我的生活》《極地之境》等。2015年8月受半坡博物館“人面魚”圖騰啟示開始嘗試鋼筆畫,已有部分作品被文學刊物選作插圖。現居北京。

瓦刀(山東)的詩

1、光陰謠

細雨無骨,照樣舉著一把銼刀

將偉岸的冷秋,一寸一寸銼短

秋天,終要沉淪在這雨水的綿密里

——不要說自己頂天立地

這塵世還沒有一口頂天立地的棺材

楓葉被秋雨反復沖洗,紅得狂野

是一棵樹暫時的歡娛,不代表秋天

一個人來了,一個人走了

一個人守著湖光山色,想起了刀光劍影

一根白發,落在黝黑的地板上

2、三重門

我的內心也安裝了三道門

第一道,是敞開的

我的親人,恩人,敵人

熟悉的人,陌生的人

進出于此,來來往往

第二道門緊閉著

懂我的人,輕叩門環

只有被我嬌慣的人,推門直入

最里面一道是防盜門,落滿灰塵

一生只能打開一次

至今,我沒找到鑰匙

3、蒼涼之河

我始終相信,會有一個人

從我懷中取走這條河流

我不得不撲下身子,以水的特質

流向人間低處

一條大河被我越抱越緊

直到抱成了涓涓細流

滾滾波濤還剩幾朵浪花飛濺

我等的人不來,我就不能

放走這一條蒼涼之河

更不會對任何人言及

我到底替誰守著這殘余的水分

4、我并不急于投奔大海

作為河流,我并不急于投奔大海

我自斷流水,我彎彎繞繞

避開大地的陡峭;避開

一地光陰為我量身訂制的陷阱

不投奔大海,我通透的心

就不會變藍,變咸

風輕舞,云飛揚,這些美好的事物

從容跨過我的散淡之身

當它們一齊回頭,指著我的脊梁:

看,一潭死水

我總是以蕩漾表示感激

雙手接過這微微顫抖的命名

5、如果

如果,不是我親眼目睹了

流水里的流云被稀釋一半

還能重返天空;目睹了半片流云

一身血污回到天空的悲喜

目睹了天空與河流平行的絕望

我不會相信這塵世之中

還藏有如此遼闊的憂傷

更不會指著自己的胸口逢人就說:

你看,我的憂傷多么像這水邊的蘆荻

蔥蘢,纖細,直直地戳著

6、在河邊

落葉最大的悲哀不是離開枝頭

不是從風中走進風雨中

或源于對岸的燈火,無力縮短的距離

或有另外一種可能——

源于岸邊一只昂首闊步

羽翼未干的白鵝

我不是隔岸觀火的人

當我從一枚落葉的孤獨中抬起頭

恰巧這只白鵝經過我

它帶著一條河流濕漉漉的傲慢

用天鵝的眼神量了量我身后

巴掌大的春天

7、羞愧

我羞于對一枚詞語評頭論足

羞于談論它枯萎的細枝末節

更羞于為了證明它鮮為人知的茂密

刨開身后的陽光,讓潮濕的根

大白天下

我是離真相最近的那個人

像一枚依附它的助詞或副詞

驚羨于它無限的張力,如彎月當空

使我樂于從盈虧到盈虧的重復中

忘記羞愧

8、三月,從我體內抽身而去

我是過來人。之前

春天尚未成型,北風

身藏利刃和僭越之心

在三月日漸貧瘠的記憶里

把一節寧靜的時光

翻譯成氣喘吁吁的斷章

夜晚,像一頭笨拙的犀牛

在寂寞的水中游來游去

沉香木,裊裊舞動的手指

在白熾燈下隆起的腹部

開墾出溫暖的泥土,喂養

三月銜來的點點綠色

一滴鳥兒的悲鳴,是她

不被察覺的一串苦衷

春天,睜開荒蕪的眼睛

一聲聲追問三月的行蹤

一匹孤狼,躑躅曠野之上

神色蒼茫,守口如瓶

9、壁虎

“既然今生注定在墻壁上修行

絕不羨慕人類的溫床。”

——這是一只壁虎的誓言。

其實,它的內心無限孤獨,

孤獨得讓人一看見它就想流淚。

我只能透過夜色與它相望,

它晶瑩的眼睛,布滿憂郁。

它害怕亮光,即使白天

我也緊閉著厚厚的窗簾。

我猜測,它一定懂得我的良苦用心,

可讓我難以釋懷的是

這么多年,它明明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

卻從不對我搖尾乞憐!

10、兩棵樹

狹小的庭院盛不下兩棵樹

一棵楊樹,一棵是銀杏

它們一齊返青,一齊吐綠

常常為一片陽光,針鋒相對

當我決定移走其中一棵

當我刨開一小塊堅硬的泥土

當我發現它們并不發達的根系

緊緊纏繞在一起

哦——這兩棵看似勢不兩立的樹

多么像這院子里狹路相逢的夫妻

在生活堅硬的土層下,早已

暗中和解

11、深水區

漁夫掏出魚餌撒向江中

像一個布道者,那是深水區

一條魚浮上來,一群魚浮上來

“是時候了”。旁觀者有些興奮

漁夫點著了一顆煙

幾條大魚搖頭擺尾浮了上來

網,在低空劃了條弧線

變成巨大的扇形,落入江中

漁網露出水面,人群泛起波瀾

小魚初次看見遍體碎銀般的光芒

活蹦亂跳,對未來充滿幻想

大魚卻一動不動,翻著白眼

仿佛知道自己死期到了

12、被春天承認的雨

一場雨如果被冬天承認

就可能下成雪

被寒冬無數次阻止的雨

終于得到春天的承認

變成一場春雨

傲慢地落下,時隱時現

飄落的雨并不知道

還有另外一場雨或一群雨

正等著被春天承認

正俯首低目,與春天

寸步不離

13、五月的門后

五月的門后,雜草叢生

因為缺少亮光,我不在乎自己

滿面春風,還是滿面塵埃

(風和塵,從沒分開過)

第一次和影子私聊,不談及

未來和行蹤;不談心臟病史

荒涼的云煙;不談人盡皆知的浮光掠影

當我說出河流與水草

第九十九種愛的方式,沉默的影子

忽然伸出右手,與我言歡

那一刻,夏天還未露面

它行進中裸露的雙腿,卻早早

泄露出塵世之間細微的隱秘

五月的門前,流云潔白

舔舐著 蒼莽的天空

哦——這稍縱即逝的恍惚之美

14、練習悲憫

看不見遠方,就低下頭

看看自己的雙腳

是否依然沾滿泥土

是否將一段斜坡走成平地

看不見遠方,就轉過臉

看看一條河流抖動的肩膀

問問她——

為何將哭聲埋在沙層里

看不見遠方,沒關系

掏出鏡子,亮出自己

無限真誠的臉,練習悲憫

就從眼前不配悲憫的事物開始

15、瓷器

古老的瓷器,落滿灰塵

有人試圖擦亮它,占領它

有人企圖粉碎它,重新燒制

圍著它爭吵不休的人

一代又一代。來了,走了

瓷器,愈來愈古老

不諳世事的姿態,落滿灰塵

16、變臉術

春天的臉,總在你不經意間

突變。看那布滿桃花的香丘

層層疊疊,隱在暗處

淚流不止

太陽一樣刺目的花朵,內心

早已盛滿風暴,像經歷過

無數次死亡的蝶,立在翅尖上的疼

呈現飛翔的姿勢

醉吧,為了配合風的蹂躪

你看,那棵面紅耳赤的木棉

捧著一樹碎光陰,對著春天的臉

語無倫次

17、我不喝咖啡好多年

“愛來如山倒,愛去如抽絲”

你呷了一口咖啡,等著我回應

多么耳熟的陳詞,因你的篡改

讓這個春天陡生悲涼

一時南風緩,忽然北風疾

我只對杯子里的事物感興趣

我攪動著它,看著熱氣

一點一點從我面前跑掉

黏稠的液體,順時針旋轉著

泡沫隨著渦流起伏。哦——

你還年輕,不配和我談論愛情

18、過青海湖

當心間區傳來陣陣隱痛

我知道我已抵達難以抗拒的海拔

在這曠達的塵世

人們習慣將苦難轉化為苦痛

再喊出來;我更愿意

把苦痛變成苦難,咽下去

這就是我,這就是明知自己是錯的

寧愿一錯再錯的我

獨自向著湖水狂奔

就像唐塔妄圖融化在藍天

我把疲憊拋在了腦后

我把同伴拋在了身后

如果我能把自己也拋在身后

我就跳進面前這幽深的湛藍里

而我只能以沉默的方式

與這萬頃碧波保持一個人的距離

遠方天際與湖面觸碰的地方

是一張來自遠古的嘴唇,緩緩

吐出一只古典主義的帆船

旅行,應該是一個人的事情

就像一個人的苦難史

帶著不可言說的悲欣交加

此刻,不管誰來到這湖邊

來到我身旁,我都會報以微笑

之后,扭頭便走

19、如果我是一場雨

如果我是一場雨,絕不做

自視珍貴如油的春雨

它自上而下的驕傲,流露著

與生俱來的吝嗇

看它朝覲一條河流時的跪姿

就知道它有多么卑微的成長史

如果我是一場雨

也不做纏綿不休的秋雨

霏霏細絲,織出無限哀怨

要做,就做烈日下一場暴雨

每一次亮相,有疾風相伴

縱身一跳,干裂的塵世

汪洋恣肆,潮汐漫卷

消退之前,我用閃電和雷鳴

安撫人間

20、鐵山上的孤獨

在鐵山,有人爬上山巔

眺望兩省三縣,我在半山腰

迂回,與一座寺廟對峙

朱檐碧瓦的鐵山寺是孤獨的

無禪音低回,梵鐘落滿塵埃

嚴佛調的塑像是孤獨的

沒有香火繚繞,信徒跪拜

他像一個無經可念的僧人

覬覦著我的滿腹經綸

我雙手合十,我面帶笑容

就像面對一個過氣而狷狂的詩人

我只需亮出半個身體的

修養和禮數,就夠了

穿梭黃檀、松柏密布的叢林中

目光游移,就看不見石頭的孤獨

那些散落山間的石頭

——烈火中逃出的幸存者

面目全非,千瘡百孔

背負著整座大山的孤獨

以菩提之心暗度蒼生

不言及自己的身世和經歷

不從紛雜的腳步中撿拾掌聲

與石頭相比,我的孤獨

更像一種假象,或孤獨的虛構

還好,我沒有喝醉

還好,在我喝醉之前

被酩酊的山風驅離了酒桌

為了驗明我和鐵山

血緣相近,趁星光滿天

我要沿著白天的路線再走一遍

陌生人打來電話,邀我宵夜

呵呵,我酗酒的檔期已滿

我需要片刻寧靜,將人造孤獨

置于這渾然天成的孤獨之中

就像把利刃放回刀鞘

就像竹林中那只失眠的白孔雀

遙對月亮,將盛開的羽翎

悄悄合上

瓦刀,1968年生于山東郯城,原名朱瑞東。曾在《詩刊》《詩選刊》《星星詩刊》《揚子江詩刊》等百余家期刊發表詩歌及隨筆,并有作品被譯介在國外刊物發表。獲“沂蒙文藝獎”、《時代文學》年度詩人獎等多個獎項。出版個人詩集《遁入》《泅渡》《瓦刀詩選》等。

沈葦(浙江)的詩

1、一個地區

中亞的太陽。玫瑰。火

眺望北冰洋,那片白色的藍

那人傍依著夢:一個深不可測的地區

鳥,一只,兩只,三只,飛過午后的睡眠

2、滋泥泉子

在一個叫滋泥泉子的小地方

我走在落日里

一頭飲水的毛驢抬頭看了看我

我與收葵花的農民交談

抽他們的莫合煙

他們高聲說著土地和老婆

這時,夕陽轉過身來,打量

紅辣椒、黃泥小屋和屋內全部的生活

在滋泥泉子,即使陽光再嚴密些

也縫不好土墻上那么多的裂口

一天又一天的日子埋進泥里

滋養鹽堿灘、幾株小白楊

這使滋泥泉子突然生動起來

我是南方人,名叫沈葦

在滋泥泉子,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這很好,這使我想起

另一些沒有去過的地方

在滋泥泉子,我遵守法律

抱著一種隱隱約約的疼痛

禮貌地走在落日里

3、開都河畔與一只螞蟻共度一個下午

在開都河畔,我與一只螞蟻共度了一個下午

這只小小的螞蟻,有一個渾圓的肚子

扛著食物匆匆走在回家路上

它有健康的黑色,靈活而纖細的腳

與別處的螞蟻沒有什么區別

但是,有誰會注意一只螞蟻的辛勞

當它活著,不會令任何人愉快

當它死去,沒有最簡單的葬禮

更不會影響整個宇宙的進程

我俯下身,與螞蟻交談

并且傾聽它對世界的看法

這是開都河畔我與螞蟻共度的一個下午

太陽向每個生靈公正地分配陽光

4、自白

我從未想過像別人那樣度過一生

學習他們的言談、笑聲

看著靈魂怎樣被抽走

除非一位孩子,我愿意

用他的目光打量春天的花園

或者一只小鳥,我更愿

進入它火熱的肉身,縱身藍天

我看不見灰色天氣中的人群

看不見汽車碾碎的玫瑰花的夢

我沒有痛苦,沒有抱怨

只感到星辰向我逼近

曠野的氣息向我逼近

我正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然的

一個小小的部分,一個移動的點

像蛇那樣,在度過又一個冬天之后

蛻去恥辱和羞愧的皮殼

5、娛樂

我有我的娛樂,像一個魯莽的春天

用力搖晃盛裝的櫻桃樹,犯下揮霍之罪

或者一陣風,拖著世紀末多情的尾巴

穿過空曠的山谷

愛是一種娛樂,我早已悄悄愛上了人類

痛苦是一種娛樂,我干得如此出色

我一點點吃著自己思想的面包屑

用人間的蜂蜜和黃連

我吮吸夜半的墨汁

直到身體通明

我追趕我的名字,一個蛹,一只飛蛾

我與我的影子搏斗,直到精疲力竭

我變成一只玻璃球,滾進人群的草叢

我正在為下個世紀清掃一個新房間

抱著一個舊掃把,像學步的兒童

踉踉蹌蹌走過光滑的地板

或者一條章魚,匆匆掠過古老的海底……

我支付青春,愛,信仰,憂傷

為了生命中昂貴的娛樂

6、菜地

我和阿鋤、小雎,花一天時間

翻土、播種、澆水,種好一塊菜地

我們干得投入,像在埋頭寫作

圈上籬笆,讓它躺在那里

像一件藝術品,一種人間安慰

在陽光和月光下翠綠地閃耀

再過一段時間,我要請朋友們

去菜地,看看人與大地合作

創造了怎樣的景觀,怎樣的奇跡

讓他們乘十塊錢的車,吃一毛錢的菜

7、莊稼村

雨水帶來生活的凄苦,在田野上

在雜亂的草垛上,彈奏出憂傷的旋律

笛聲若隱若現,仿佛來自地球的另一邊

各家的門關著,路上空無一人

沈志權和凌珍女,我的父親和母親

正在閣樓上談論水稻的長勢、蠶繭的收成

以及明天又要返回新疆的兒子

輕聲的嘆息飄向村莊上空

桑樹在雨中發抖,而苦楝挺直了身子

仔細傾聽,村里的萬物都在喚我的乳名

用全部的深情攔住我的背井離鄉之路

鼻子忽然一酸,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

一齊涌進我的眼眶

鄰居家的老狗對世界有足夠的偵察

現在,正從一百米外的遠方回來

縮頭縮腦,一驚一乍,好像腳下踩的

不是泥水,而是熊熊的火

雷聲一響,母雞們紛紛回窩下蛋

我在雨中呆了很長時間

濕漉漉回到家,關上門

全身顫抖著寫下“莊稼村”三個字

仿佛在告別,在堅持一種

古老而絕望的藝術

8、面向秋天

秋天,成熟無力的果實告別枝頭

在向下的升華中閉上眼睛

錯將大地當作天空

真正的生活仍在大地上繼續

瞧,那么多的盛宴、游戲和悲傷

好像無意義穿上了七色彩衣

忙碌又增加了幾分,人群有些騷亂

但不要責怪他們,因為他們并不知道

自己的雙腿已奔走在泥土的黑暗中

園林空曠,悲秋的老虎在落淚

淚水裝滿季節的第三個容器

在越來越嚴峻的風中

中年的緊張是不可救藥的

仿佛上下左右都在與之作對

使A變成B,X變成Y

涼意越過幾個朝代的門檻

滲透建筑缺鈣的骨骼

果實摘光了,光禿禿的枝椏打著寒噤

腐葉的氣息進一步激發了詩人的沖動

請問問那些活到今天的人

東方是否乘著落日下降了

而雄辯的預言家將要出現

痛斥貧乏,承擔屈辱

并代替啞了的我們

與新的日出對話

9、沙漠的豐收

雨水落進了沙漠

陽光落進了沙漠

大雪落進了沙漠,一年盡了

春夏秋冬,時間的四只鞋子

穿舊了,落進了沙漠

飛鳥落進了沙漠

云朵落進了沙漠

空酒杯落進了沙漠,盛宴散了

一本天書,被眾神讀完了

散開,落進了沙漠

是寂靜落進了寂靜,發出一點

輕微的響聲,像大地最后的嘆息

10、歡迎

我歡迎風

吹走塵土,清潔我的路

我歡迎雨水

我已準備好一小塊地、幾把麥種

我歡迎日出

金色的犁輕輕劃過我身體

使我疼痛并且喜悅

作為一名黃昏愛好者,我歡迎

緊接著來到的夜晚

它使我身心自由,充滿想象

成為陌生而吃驚的另一個

我歡迎愛情

因為最好的詩篇屬于女性的耳朵

但新的愛情要向舊的愛情致歉

我歡迎四季,特別是冬天

思想在寒冷中結晶

靈魂在受難中堅硬

我歡迎大海上漂來的帆

(它來自一個人的童年)

雖然落日孤煙的大漠才是最后的棲息地

我歡迎全部的命運

這神奇的不可捉摸的命運

這忙碌的永不停息的命運

像水蛭,我牢牢吸住它的身體

直到把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

哦,我歡迎我的一生

這殘缺中漸漸來到的圓滿

11、運往冬天

送走金銀花之夏,安置好紫葡萄秋季

我們運送一些緊急物資去冬天——

十卡車面粉,十卡車土豆

十卡車大蔥,十卡車鹽巴

十卡車煤炭木柴

十卡車牛頭羊骨

十卡車歌舞

十卡車烈酒

十卡車嬰兒的淚水去加工鉆石

十卡車老人的嘆息去做成棉被

……還有,路上撿到的一句話——

“要有一種瘋狂點燃遠方。”

或者

“必須愛上寒風的刀和鞭……”

12、你我之間

你我之間沒有別的,沒有神殿,沒有廟宇

但有共謀,如日月的私情,呼吸的交融

心經過了長旅,向你靠近

——你到底是誰?正陶醉于

我內心的顫栗,你到底是誰——

像一位秘密觀眾,愛上了人間殘酷的戲劇

聽哪!大地上隱約傳來的哭泣

加速了你天國花園盛大的凋零

13、兩個故鄉

當我出生時,故鄉是一座墳墓

陽光和田野合伙要把我埋葬

于是我用哭聲抗議

于是我成長,背井離鄉,浪跡天涯

我見過沙漠、雪峰,女人和羔羊

現在我老了,頭白了

我回來了——又回到故鄉——

——流水中突然靜止的搖籃

14、蘇醒

太久地沉湎于自己

一只云雀提醒我的孤陋無知

讓我聞一聞嫩草的氣息

摸一摸嬰兒的笑臉吧

人們脫下厚厚的冬衣

小口飲用陽光的甜橙汁

這些融雪后塵土飛揚的街巷

發藍的圣寺,異族店鋪,印度香

馬車載來一群年輕的鄉村鼓手

他們四溢的激情,火熱的目光……

我要撲向他們的旋律

追隨他們歌中的駿馬、勇士

要拆除一身的墻、瓦、門、窗

我站立的地方變得豐盛廣大

世界是我蘇醒的身體的一部分

15、眺望

我扶著閃電的欄桿

蒼生啊,在我軀體的遼遠國土上

眾多嘴巴發出咆哮和呻吟

出來吧,卡在喉嚨里的雷聲

迅速滾向一個深淵……

大雨大雨,下吧

讓郁悶的蚯蚓喘口氣

讓綠葉花天酒地享受一下

……毀了這舊的——這怯懦的心!

灰燼中,火的女兒是不死的

荊棘的未來不容置疑

我感到了一點暈眩,緊抓住閃電的欄桿——

如果我只專注于個人的痛苦

那是一件多么羞恥的事

16、歸來

走在凍得發硬的雪地上

我牽著女兒的小手

從幼兒園帶她回家

絨帽下她的小臉蛋凍得通紅

鞋底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

我的沉悶,她的清脆

呼應著,像在對話

有人碰了碰我們身體,走遠了

女兒搖搖我,忽然開口:

“我們班毛毛的爺爺死了……”

“病的吧?”

“不是,是太老了。

她奶奶也很老很老了,也快死了,

毛毛喂她飯她也不吃……”

我攥緊她的小手

似乎怕她丟了

天暗了下來

街上更多的人碰到我們身體

在凍得發硬的雪地上滑行

仿佛安上了看不見的翅膀

女兒突然停下來,堅決地說:

“爸爸,我不想長大了!”

“為什么?”

“我長大了,你就老了,

然后就……”

我緊緊抓住她的小手

發現她也將我抓得很緊

由于小腦袋努力地思考

手掌心冒著細汗,像是一塊溫玉

我摸摸她的小臉,拉過她

帶著她,走得快了些

17、吐峪溝

峽谷中的村莊。山坡上是一片墓地

村莊一年年縮小,墓地一天天變大

村莊在低處,在濃蔭中

墓地在高處,在烈日下

村民們在葡萄園中采摘、忙碌

當他們抬頭時,就從死者那里獲得

俯視自己的一個角度,一雙眼睛

18、一個老人的早晨

太陽一大早就落下去了

一個老人從床上爬起來

他茫然四顧

慶幸自己再次逃脫噩夢的吞噬

和死神的追捕

在床單、被套、枕頭、布鞋

茶杯、煙缸、抽屜、地板縫中

他尋找日復一日丟失的力氣的殘屑

將它們重新放進體內

像放進一只祖傳的舊陶罐

像哀傷的老山羊那樣咳嗽著

他艱難地,一點一點地

從一張捆綁他的床上

爬了起來

窗戶陰沉著

外面是一個老得不能再老的日子

太陽一大早就落了下去

19、植物頌

我與許多植物交談過

用本能的好奇和無言的靜默

蕁麻將痛感保留在我身上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并非出于傷害,更接近一種善

熟透的葡萄往我臉上噴射汁液

像是吐了一口唾沫

當我在樺林中行走,看到了人的眼睛

一個王國男女老少的眼睛

集體性放大著驚訝和惶恐

曠野上,成排的白楊像鵝毛筆插入大地

這里有足夠的墨水用來揮霍、痛哭

但它們暫停了對時間的控訴

時常,我感到植物的根扎入我內心

當我向它們靠近,就變成它們腳下的土

我更愿意寫寫那些頑強的荒漠植物:

胡楊、紅柳、梭梭、沙棗……

我潮濕柔軟的內心配不上對它們的贊頌

它們在靜止中走了很多路

它們是從死亡那邊移植過來的

享用著干旱和荒涼

一場塵暴令它們舞蹈、狂歡

太多的水會將它們渴死

20、雪后

一切都靜寂了

原野閃閃發光,仿佛是對流逝的原諒

一匹白馬陷在積雪中

它有夢的造型和水晶的透明

時光的一次停頓。多么潔白的大地的裹尸布!

只有鳥兒鉛彈一樣嗖嗖地飛

死也是安寧的,只有歌聲貼著大地

在低聲贊美一位死去的好農夫

原野閃閃發光。在眩暈和顫栗中

一株白樺樹正用人的目光向我凝望

在它開口之前,在它交出體內的余溫之前

淚水突然溢滿了我的雙眼

沈葦,1965年生,浙江湖州人,大學畢業后進疆,現居烏魯木齊。著有詩集《沈葦詩選》、散文集《新疆詞典》、評論集《正午的詩神》等二十余部。獲魯迅文學獎、劉麗安詩歌獎、柔剛詩歌獎、十月文學獎、花地文學榜年度詩歌金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李白詩歌獎提名獎等。

楊森君(寧夏)的詩

1、習慣

馬 比風跑得快

但 馬

在風里

2、喻一種愛的方式

一顆優秀的果子

因為懷疑它有蟲子

你一層層地削

削到最后

沒有蟲子

果子也沒有了

3、落果

風停了

還在搖

樹上的果子

有的就是這么落的

4、成熟

鳥 飛起來

與風無關

果 落下去

與沉重無關

5、鳥

刻在石頭上

就身不由己了

石頭飛多遠

鳥飛多遠

6、超現實

一棵樹

夢見我

變成

一把斧子

便提前

枯了

7、成功者

有人砍倒了

一棵樹

然后

騎在樹身上

我終于爬上這棵樹了

8、偶感

山坡上的石頭

那么一動

就滾下山去

一會兒 山下

“嗵”一聲

石頭見到水了

山坡上的我

反倒孤獨起來

9、九月

一株斑綠的狼胖胖草

在脫身上的皮

它裂開了一塊

──力量剛好

把一只伏在它上面的紅色甲蟲

彈到了一米以外

10、睡眠

今夜……我睡在杯子一樣的光中

誰輕輕地把我

端在手上

11、暮色

一把銅號在薄暮時分應該如此

它讓我安靜地坐在花園里

直到月亮露出白色的尖頂

一排紫木的廊柱間,葉片低垂

花朵上開始有了裂縫——

它在上帝指定的時間內緩緩開放

白墻靜靜的投影

把一塊整齊的草坪輕輕壓住

我多次在這里為一位體質美好的處女祝福

比方現在,我把她比作這只

近距離的單身蝴蝶

我對它充滿愛欲,但不會犯下罪孽

12、平原

我幾乎看不到尖銳的日照和塵埃

我站在蓄足了暴力的青草中間

平原上

一定藏有偷睡的花斑老虎,它把寂靜壓在身下

我決意要等到枝條上彈起紛紛揚揚的白色花朵的那一刻

13、白色的石頭

一塊白色的石頭

讓周圍形成空缺

它的方位、年份

我一無所知

我進入平原

我長立于此

迄今為止

我是第幾個光臨者

一塊白色的石頭

有耐力,有尊容

有接受咒語的習慣

它另有源泉

荒蕪的灌木叢

依然向遠方奔涌

這里是安靜的

日光從石頭的一側移走

14、在秋天

在秋天,

樹木越變越粗了。

我沒有留意走過去的第三個人,

還有,湖面上幾束微小星辰的倒影……

15、物體

曠野上,一列火車呼嘯著

擦了過去——

鐵道一側的落日,完好無損。

16、存在

在黃昏展開的地方,有一點白

它像故意白著

據說是白菊

我沒有證實

在黃昏展開的地方,還有

另一些東西

有一點白

慢慢消失了

現在,輪到月亮出現了

在低矮的山頂

17、鷹

在這片草地上,我留意了許久

我和一塊移動的影子之間

誰是主角,誰是配角

天空收斂了它中心的風暴

這時,我看見一只鷹

在我附近不遠處落了下來

我驚訝地發現

它把一雙翅膀飛得破舊不堪

18、安息日

我夢見自己躺在床上去世了

曾經和我相愛過的女人

來遲了,她們要看我最后一眼

她們輪換地抓起我的手

放到自己的臉上

唉,我愛過的前三個女人

臉上都有了皺紋

19、長途汽車上打瞌睡的人

我緊挨著一個女孩坐著

故意打瞌睡慢慢把頭偏過去

最后整個上半身都靠在她身上

座位后面

一名陌生男子以為

我真的睡著了

偷偷伸手拍我一下

我裝著被驚醒

就坐起身

在吳忠到銀川的途中

他一共拍過我三次

20、花瓣與蝴蝶

一只蝴蝶,在

花瓣上停了

很久

我在想

花瓣枯萎的一天

蝴蝶會不會

因念舊

而將自己美麗的翅膀

蓋住花瓣難看的部分

楊森君,男,偶用筆名楊邁(發表小說、評論等),寧夏靈武人。1985年畢業于寧夏大學政治系。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詩歌創作。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寧夏作家協會理事。著有詩集《夢是唯一的行李》《上色的草圖》《砂之塔》(中英文對照)《午后的鏡子》《名不虛傳》等5部;哲理隨筆集《冥想者的塔梯》(與人合著)及散文集《草芥之芒》《零件》《永利記》等4部。1999年、2003年分別獲得寧夏第五次、第六次文學藝術作品評獎詩歌一等獎;2005年,獲第13屆“柔剛詩歌獎”銀獎;2006年,獲甘肅省《飛天》雜志社1985——1995詩歌一等獎;2011年5月,詩歌《父親老了》被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國際文憑組織中文最終考試試卷采用。2014年獲首屆《朔方》文學獎詩歌一等獎;2015年10月獲第三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銀獎;2015年9月,組詩《蒼茫之域》獲得2015年“昆侖杯”仰望星空詩歌朗誦會征文評獎三等獎;在西域(13首)獲《黃河文學》2014——2015雙年度文學評獎詩歌類三等獎;2015年12月獲銀川首屆賀蘭山文藝獎成就獎及三項2015年度國家級獎項發表獎。2016年5月應邀參加中國作家協會詩刊社第七屆“青春回眸?株洲詩會”。

【新視野】現代詩四人展(第028期)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足球小说